三個傻瓜的有機鳳梨夢

孩子大了 父母老了 安全健康的生活 是我們奮鬥一輩子的期盼  

堅持腳踏實地 讓這片田 中有艸 中有 開花結

分享喜悅的果實給有緣人 善待這塊土地 祂就會呵護我們的子子孫孫 永永遠遠

 

图片

 

人們常說逐夢踏實、有夢最美,但對巴錦楙、薛為仁和方大全來說,從門外漢開始務農,尤其是進入難度更高的有機農業裡,過程可是一點都不輕鬆喔!

在南台灣,有三個原本坐領高薪的科技新貴,放棄原本人人稱羨的優渥生活,挽起袖子­下田種有機鳳梨

初夏的早晨,高雄市大樹區,這個台灣最著名的鳳梨產地之一,散發著陣陣鳳梨香。印象中的鳳梨田,應該都收拾的乾乾淨淨、清清爽爽,沒想到眼前這個農場,卻是雜草叢生。仔細一瞧,農民手裡拿著剛採收下來的鳳梨,個頭也都比傳統鳳梨小了一些,原來這裡採用無毒、無農藥的有機農法。為了讓土地恢復自然,農場的主人很少除草,甚至放任雜草跟果樹共生共榮著。幾年前,當台灣有機農業知識還不夠發達時,這種奇特的作法,總引來附近其他農民們的質疑。方大全︰「我們要承受那個,就是在地鄉親的一些指教,因為你知道有機農業大概都是這樣子。你的周邊阿伯……其實他們也都是好意啦。這幾年來,我們也是慢慢的已經扭轉了這個局勢,他們已經從一種很、好像不相信的那一種的態度,已經轉成說︰『這個是我們社區之光。』」從一開始被其他農民前輩們指責很懶不除草,到現在成為社區的驕傲,這條路走來確實相當艱辛。

图片

不過除了種植方式特立獨行之外,農場主人的背景也常被人津津樂道。巴錦楙、薛為仁、方大全,原本是別人眼中的科技新貴,卻因為厭倦了不斷的加班,與一成不變的日子,同時也嚮往自在的農耕生活,於是決定捨棄了原來穩定的收入,轉換跑道,自願到鄉下當起農夫來。不過,這三個科技業的逃兵,決定轉行時都已經步入中年了,要在陌生的領域裡重新起步,其實並不容易。方大全︰「我們沒有相關的背景,因為跟我們同年紀的、在從事農業的,他們可能從小十幾歲,就開始跟著家裡的人務農。然後我們到了四十歲,我們才開始學習,所以你在經驗上的累積,就已經差了人家非常多了。」薛為仁︰「一開始的時候,我家人還蠻支持的。因為剛開始沒有什麼壓力,也沒有什麼負擔,可是日子漸漸……有一段時間了,其實自己壓力也越來越大。至少你一定要有一個成果,或者是一個穩定的狀態。這就是如果單純談農業,沒有談商業行為,其實到後來你要談永續,它是有相當的困難。」

 

經歷無數挫折 不放棄夢想

雖然立志務農,但一開始並非一帆風順,因為遇到了瓶頸,半年後,薛為仁率先放棄了務農的生活,硬著頭皮,回到原本的科技公司上班。薛為仁︰「那一段時間就是因為,其實在真的從事農業的過程裡面,它其實有很多的不確定因素,那在那個過程裡面,其實心裡的調適,還沒有那麼容易調適好。所以半年之後就回到公司,再去看一看大家有沒有安好啊。然後大概再過了半年之後,我真的就離開了公司。」

困難、挫折不斷接踵而來,薛為仁的信心開始動搖、中途落跑,看在一起創業的夥伴眼裡,方大全當時心中的想法是︰「我知道他一定還會再回來的。因為他離開,是回到以前的那種模式,那種模式他如果受得了,他就不會離開了。」

經歷了波折,讓三人務農的決心更加堅定,而且他們決定專心致力於有機農業,走一條與眾不同的路。方大全︰「因為我不想去,就是說我放棄了一個還不錯的工作,然後我應讓追求的是更好的一個生活,應該這樣講。你如果去接觸到農藥,因為噴農藥,那個受傷害的、最大的就是農夫自己。因為我們吃鳳梨只吃到一顆嘛,一天你吃不到一顆。可是我噴農藥,我一天可能要噴一萬顆的農藥。」其實是為了自己的健康,方大全︰「你如果說這樣子就沒什麼意義了啊,你變成是往下沉淪,如果是要用農藥的農業。」會選擇有機農業,只是單純想讓自己及消費者都能擁有更健康的生活,不過,不能使用農藥及除草劑,讓耕農的技術難上加難,用有機農法來種鳳梨,必須像養小孩一樣,既要放任它們自然生長,但也要適度管理,如此才能讓果實得到最好的照顧。

除了種植技術之外,怎麼把好不容易拉拔長大的鳳梨,以最好的價錢賣出去,也是一大學問。為了讓工作得到最大效益,三人的分工變得非常重要。方大全︰「巴大哥他就是負責統籌的那個,就是策略性的啦。比如說農場今年策略性要做什麼、要做育苗場還是做什麼,就是策略性的一個決定,然後資金來源的收集,還有土地取得的部分,這一部分都是他在做。然後我就是負責那個農場,主要是農場的管理的部分,種植技術,然後生產管理這一部分,是我在負責的。為仁的部分就是主要是負責行銷那一方面,像那個國外的食品展,國際行銷那部分都是他在做,初步的一個,大略上的一個分工是這樣子啦。」

 
三個科技業的逃兵下田種鳳梨,除了每天超時工作之外,更燒掉了不少錢,但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值得的,因為心靈上的滿足,是再多金錢也無法取代的

有機農法不用化肥、不常除草,看似無所為的耕種方式,其實是最難的,雜草在園裡跟鳳梨共同生長,必定也會吸收土壤裡的養分,而不用化學除蟲劑,又要防制病蟲害,種種的困難,讓鳳梨的收成率偏低。薛為仁說︰「他們不但每天都爆肝、超時工作,而且短短幾年的時間,就燒掉了貸款來的七、八百萬,但他們卻不曾感到後悔。他們自許為「知識農夫」,不只想只是種鳳梨而已,還想為環境生態盡心力,因此現在是邊做邊學習,也經常閱讀國外期刊,縱使工作並不輕鬆,每天從早到晚工作12小時,晚上還要繼續看書、作筆記。我希望給人家的感覺就是走一條不一樣的路,這個過程裡面是對的,真的是從良心上發現說,我覺得我們是可以做一些改變。然後,不管是讓這塊土地,或者是讓我們周邊的人,都會有一個不一樣的想法。那其實最終的結果都是告訴我們的下一代,我們的做法是怎麼樣,那個態度才是真正我們可以留給他們的。」

所幸辛苦是有代價的,除了取得日本MOA有機農法認證,2012年種植面積拓展到約15公頃,以金鑽鳳梨為大宗,獲得消費者肯定,同時還開發出酵素、果乾、脆片等加工品。而他們的理想不僅於此,最終是希望有一天,有機耕種的理念能在大樹開花結果,讓大樹成為「有機村」。

有機農業這條路難走,而最令人憂心的是台灣農業人才的斷層,如果沒有像巴錦楙、薛為仁和方大全,這樣有傻勁的人繼續投入心力,未來真的令人擔憂。薛為仁︰「傳承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,因為其實我們曾經有年輕過、壯年過,可是我們年紀也會大,但是這一份的想法跟理念,你如何讓它持續進行?因為最終它會是一個志業,或是一條可以鼓勵大家去實現他的夢想,所以傳承這件事情,對我們來講,在這個階段就開始慢慢很重要。」有機鳳梨三劍客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,因此也開始有年輕的新血加入,他們也像巴錦楙、薛為仁和方大全三個人一樣,專注於農業品質及安全,在有機這塊園地裡默默的耕耘著。李立安︰「我們其實來到這邊,這邊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當我們阿公、阿嬤了。就像大哥他們也大我們將近二十歲,所以如果我們七年級尾這一輩能夠在這邊站得住腳的話,那將來我們就會是農業的中流砥柱。」農業的傳承是刻不容緩的,因此方大全三人毫不藏私的把自己的經驗跟年輕一代分享,讓晚輩們深受感動。陳璿夫︰「他們願意去帶領我們,讓我們去承接他們所獲得的東西,我覺得這很不簡單,我是不想讓他們失望而已。不想讓家人失望,同時還包括那三位大哥他們。」為了實踐自己的夢想,走一條不同的道路,雖然路上可能佈滿荊棘,但只要夠堅持,最終一定能開出美麗的花朵來。

   

  

計畫日期 2016-03-31 ~ 2017-12-31
企業客製化方案
購買方案